追蹤
Gloria's Baby JOSEPH
關於部落格
My little boy..2002.9.6
  • 21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媽媽書:高個子與矮個子

內容簡介
本書的30個小故事,是身為兒童哲學教授的父親(高個子)與五歲女兒(矮個子)之間的對話;以輕鬆有趣易讀的故事體寫成,並有英文對照,附有聲CD,適合親子共讀。作者以人本的角度出發,在饒富哲理的生活親子對談中,能夠拾起失落的赤子之心,從孩子身上學習到種種人生智慧、愛與創造力,不但令人會心莞爾,且發人深省。

作者簡介 :楊茂秀

毛毛蟲兒童哲學基金會創辦人之一。矮矮的個子,長長鬈鬈的頭髮有三分之一是白的。看似歐巴桑,其實是男的。一九四四年生。已婚,有個女兒。曾於美國蒙特克萊爾學院兒童哲學促進中心(IAPC)、輔大及清大教授心理學、美學、兒童哲學、兒童文學與思考實驗、父母學等,現任教於台東師範學院。喜歡寫故事、說故事、和朋友走山。

譯者簡介 :白珍

美國威斯康辛大學中國文學博士,威斯康辛州勞論斯大學(Lawrence University)東亞語言文化系副教授。


內容連載


穿不喜歡的長褲


  「今天你穿這一件黃色的長褲,配阿姨送的毛衣。」矮個子的媽媽早晨出門前,很認真的說。
  
「我不喜歡那件黃色的長褲。我不要穿,我要穿紫色的。」矮個子說。
  
「為什麼你不喜歡黃色的長褲?」媽媽生氣了,說:「叫你穿,你就穿。你不必喜歡它,穿就是了!你不穿,我不送你去學校。我走了。」
  媽媽走了。
  
矮個子來找高個子。
  「嘿,高個子。」矮個子快要哭出來。
  「我都聽到了。你為什麼不穿那件褲子呢?」高個子說。
  「我不喜歡那件褲子。」
  「太大、太長了嗎?」
  「不是。」
  「你不喜歡黃色?」
  「高個子,你知道,我很喜歡黃色的。」
  「那你為什麼不喜歡黃色的褲子。」
  「我沒有說不喜歡黃色的褲子,我說我不喜歡那件黃色的褲子。」
  「為什麼?」
  「高個子,你今天早上真是煩人,為什麼,為什麼,問個不停。」
  
「矮個子,」高個子喝一口熱茶:「你一天到晚問為什麼,怎麼就不許我問你為什麼?好了,告訴我,你為什麼不喜歡那件黃色的褲子?每次她叫你穿那件褲子,你就是不穿,買了三個月了,再不穿,就快要不能穿啦,那麼好的褲子,多可惜。」
 
 「可以送給人家。」矮個子說:「而且,還可以說:新新的,我都沒穿過耶!太小了,送你。料子、樣子都很好。要不要?」
  
「矮個子,你在製造理由。到底為什麼你不喜歡?」
 
 「我不喜歡媽媽規定我穿哪一件衣服或褲子。早上最快樂的事,就是打開衣櫥,看一看,伸手拿出自己想穿的衣服。她每次都要規定人家穿她喜歡的。真討厭。」矮個子說出真正的理由。「高個子,你送我上學校,好嗎?」
  
高個子和矮個子走出家門。高個子停一下,想了下,說:「矮個子,你明天早上早一點起來,到媽媽衣櫥找出你要她穿的衣服,叫她穿,看她怎麼樣。說不定,她以後就不再叫你穿她喜歡的了。」
  
「喔,好主意。」矮個子想了一下,說:「可是,你不是說,『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』嗎?」
  
「對啊,她要是不穿你替她選的,你就對她說這句話。」
「我不要說這句話,我要說:你穿啊,你不必喜歡,只要穿就好了!」



  「今天你穿這一件黃色的長褲,配阿姨送的毛衣。」矮個子的媽媽早晨出門前,很認真的說。  「我不喜歡那件黃色的長褲。我不要穿,我要穿紫色的。」矮個子說。  「為什麼你不喜歡黃色的長褲?」媽媽生氣了,說:「叫你穿,你就穿。你不必喜歡它,穿就是了!你不穿,我不送你去學校。我走了。」  媽媽走了。  矮個子來找高個子。  「嘿,高個子。」矮個子快要哭出來。  「我都聽到了。你為什麼不穿那件褲子呢?」高個子說。  「我不喜歡那件褲子。」  「太大、太長了嗎?」  「不是。」  「你不喜歡黃色?」  「高個子,你知道,我很喜歡黃色的。」  「那你為什麼不喜歡黃色的褲子。」  「我沒有說不喜歡黃色的褲子,我說我不喜歡那件黃色的褲子。」  「為什麼?」  「高個子,你今天早上真是煩人,為什麼,為什麼,問個不停。」  「矮個子,」高個子喝一口熱茶:「你一天到晚問為什麼,怎麼就不許我問你為什麼?好了,告訴我,你為什麼不喜歡那件黃色的褲子?每次她叫你穿那件褲子,你就是不穿,買了三個月了,再不穿,就快要不能穿啦,那麼好的褲子,多可惜。」  「可以送給人家。」矮個子說:「而且,還可以說:新新的,我都沒穿過耶!太小了,送你。料子、樣子都很好。要不要?」  「矮個子,你在製造理由。到底為什麼你不喜歡?」  「我不喜歡媽媽規定我穿哪一件衣服或褲子。早上最快樂的事,就是打開衣櫥,看一看,伸手拿出自己想穿的衣服。她每次都要規定人家穿她喜歡的。真討厭。」矮個子說出真正的理由。「高個子,你送我上學校,好嗎?」  高個子和矮個子走出家門。高個子停一下,想了下,說:「矮個子,你明天早上早一點起來,到媽媽衣櫥找出你要她穿的衣服,叫她穿,看她怎麼樣。說不定,她以後就不再叫你穿她喜歡的了。」  「喔,好主意。」矮個子想了一下,說:「可是,你不是說,『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』嗎?」  「對啊,她要是不穿你替她選的,你就對她說這句話。」「我不要說這句話,我要說:你穿啊,你不必喜歡,只要穿就好了!」

圖畫變音樂

  矮個子每天放學回家都畫畫。
  高個子有時候和他一起畫,有時候彈鋼琴。
  
「高個子,你在彈什麼?」矮個子頭沒抬起來,看著自己的畫,說:「要不要彈我畫的這一張畫?」
  
「我在彈鋼琴。而且,我不要彈你的畫。畫怎麼彈呢?又不是音樂。」高個子的手指停下來,還放在琴鍵上。他轉頭對著矮個子。
  
「可是,我們老師說:『天下無難事;有志者事竟成。』你只要努力,就可以啦!」矮個子很認真,樣子像是快要哭出來。他把畫交給高個子。
  
「可是──」高個子看看畫,想了一下,說:「好啦!我來試一試。」
 
 高個子的手指在琴鍵上慢慢移動;先是加拿大的大雁南飛過天空時的「哄──克──哄──克」。然後,樹葉飄落,落葉滿地,人、狗在上面散步,風吹著落葉在草地上奔跑的「唏唏嗦嗦」。然後,許多張嘴巴一起咬蘋果、嚼蘋果的聲音。最後,壁爐裡柴枝燃燒的『嗶嗶、剝剝』和小貓讓人的手摸了順毛,舒服、喜悅的「呼──嚕──呼──嚕」。
 
 「可是──」矮個子說:「我畫的只是一大堆紅的、黃的楓葉,上面壓著一個大南瓜,南瓜上面蹲著一隻貓頭鷹。你搞錯了!哪裡來的那麼多熱鬧的聲音呀!」
  
「我就說不能彈,是你要我試的。」高個子說。
  
「能彈呀!你不是彈了嗎?只是,你試得不夠。」矮個子搬了一張椅子,放在高個子背後。站上去,拍拍高個子的肩膀,說:「試呀!再試一次。」
  
高個子再試,彈的和第一次彈的一模一樣。
  
「可是──」矮個子剛剛開口,高個子就用搖頭阻止他說下去。
  
他又彈。彈出來的,還是那:大雁南飛、過人頭頂上空叫出的「哄──克──哄──克」。落葉、滿地落葉、人、狗在上面散步、風吹落葉急急奔跑的「唏唏嗦嗦」。好多張嘴巴同時咬蘋果、吃蘋果的聲音。壁爐裡木柴燃燒的「嗶嗶、剝剝」和小貓舒服、喜悅的「呼嚕、呼嚕」。
  
矮個子輕輕跳下椅子,像一隻精力充沛的小貓。走上前,拿起鋼琴譜架上的畫,走回桌子邊,在畫面上認真塗畫起來。畫好了,交給高個子,說:「這個你試一試,簡單一點。」
  
高個子看到的畫面是:紅的樹葉、黃的樹葉、大南瓜、貓頭鷹,通通被白雲覆蓋了,兩粒藍灰色的光點,閃閃、眨眨,好像在說:「冷、冷……」
  高個子的手指停在琴鍵上,好久都不動,突然,矮個子聽到「咕──咕──咕──」。
  
矮個子開口微笑,說:「對啦,這就對啦,只要努力,圖畫是可以變音樂的呀!」





樹皮講話,花─喊痛

  吃過晚飯,矮個子牽高個子的手,從前門走出去。看看路的左邊,沒有車來;看看路的右邊,沒有車來。他們通過馬路,走進樹林,沿樹林裡的小溪散步。
  
草地上有剝落的英國楓樹皮、很乾脆,踩上去,嗶嗶剝剝響。
  
「噫?這是什麼?會講話。」高個子說。蹲下去,撿幾片在手上玩弄。「嗯,這是英國楓樹的皮耶。」
  
「高個子,樹皮怎麼會講話?」矮個子問。
  
「矮個子,樹皮怎麼不會講話?」高個子說:「你剛剛不是聽到了嗎?」
 
 「喔!」矮個子表示驚訝。
 
 草地上有黃色的金鳳花,小小的。有的四散零落,這裡一朵,那裡一朵;有的聚在一堆,好像在開會。高個子和矮個子蹲下去欣賞。高個子採一把金鳳花拿在手上。
 
 「好痛!好痛!」矮個子大聲叫。
  「什麼好痛?」高個子關心的問。
  「不是我好痛。是花好痛,我聽到花在叫。」矮個子說。
  「胡說八道,花怎麼會叫痛!」高個子說。
  
「高個子,要是英國楓樹皮會講話,為什麼金鳳花不會喊痛?」矮個子說:「而且,你上次來散步時說不可以採花,為什麼你今天採了?喔,我知道了,小孩子不可以採,大人就可以採了,對不對?」
  
「不對,我上次的意思,嗯,我上次的意思是──」高個子好像找不到字接下去,本來散步的腳,慢慢停下來,站在一棵橡樹下。
  
「高個子,你上一次說:地上的花朵就像是天上的星星,地上摘折一朵鮮花,就像天上攪動一個星星。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那句話的意思。我只知道你不要我採花,可是──」
  
「好了,不要說了!」高個子的聲音很不耐煩,一下子又平靜下來:「我是不應該採花。我錯了。」
  
「知道錯能改過,比什麼都重要。」矮個子學外祖父的口氣說:「高個子,以後別採就是了,不過,花真的是會講話,花講的話叫做『花言』,是很好聽的。」
 
 「矮個子,」高個子移動腳步說:「外祖父跟你講過這些話嗎?」
 
 「他講過,不是跟我講。不過,是講我,跟媽媽講我,我聽到。」矮個子說:

「外祖父說:『小孩子有權利犯錯,犯錯是學習的第一步,知道錯能改過,比什麼都重要。』高個子,他說的話你懂嗎?」
 
 「我不懂,」高個子的臉印著黃昏的光影,一塊黃、一塊黑的,像是一張大花臉。「你懂?」
  
「我就是不懂才問你的呀!」矮個子說:「高個子,你怎麼啦?好像很不高興。」
 
 高個子慢慢蹲下來,用兩隻手掌拉著矮個子的兩隻手掌,認真注視她的眼睛。
  
「我們回去罷,天快暗了。」隔了一分鐘,高個子才說出這一句話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